媃媃,於2009年8月5日凌晨1點35分,沉沉睡去...

 

這孩子,連最後一個姿勢,尾巴都是翹高高的,

似乎要大家記得,她是多麼樂觀、多麼開朗的存在過。

 

也不知自己是哪根筋不對,

今晚突然想帶她去外面散散步,

已經很虛弱的她,走了幾十公尺,就腿軟喘氣,

回程我抱著她,知道她的離開,應該就是這一兩天的事了。

 

散步回來,她乖乖的進到提籃裡讓我掛點滴,

三個小時,不吵不鬧,

等我拆下蝴蝶針,她卻仍趴在提籃裡,完全沒力走出來,

抱她到院子尿尿,連走路都會滑倒,

回到窩裡沒多久,開始出現明顯的腹式呼吸,張口喘氣,

我知道,她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

 

把手邊的事都處理完,我蹲在她的窩旁,說話安撫她的情緒,

她的眼濁了,拿了眼藥水和面紙,為她擦拭乾淨,

雖然說出口的話,是要她別怕,

實際上,止不住淚的,是捨不得她的我。

 

或許她很清楚的向我傳達了訊息,我決定,今晚不睡來陪著她,

將她連同睡床一起從工作間移到了客廳,

讓她知道,最後的時刻,她並不孤單。

 

她的呼吸,越來越吃力,卻喬了個挺舒服的姿勢,趴著休息,

我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太多慮了,

這孩子只是需要好好的睡一覺。

 

租借來的DVD持續在播映,

我回過頭一看,媃媃已經脫糞,腫脹的腹部也沒了起伏,

翹高高的尾巴,再也不會左右擺動,

她真的,從她的舞台上,深深一鞠躬,謝幕了...

 

她是個好孩子,得到了好多人的關心與協助,

我相信,她會希望,

當每個人想起媃媃這個名字,

會在心疼之餘,也有著溫暖的微笑。

 

媃媃的故事,就此告一段落,

相信台灣有許多角落,有更多的媃媃在被利用著,

她們不見得有福份被救援,不見得有運氣進入家庭,學著被疼愛,

所以,請發揮我們一點小小的力量,

若身邊有人想買狗,

請緩一緩,思考幼犬背後,處於黑暗籠內的種母,

何必讓媃媃這般的悲劇,一再在這塊土地上重演?

 

六個半月的中途,我知道她打從心底認定了我,

如果,就是有這麼多的媃媃,

那希望,有多一點,願意付諸實質行動,伸出的雙手,

家裡的一個小小角落,就是她們奢望已久的天堂。

 

全站熱搜

erica05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