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邊餐廳)


 今天終於睡得飽飽,也吃到飯店的早餐了。出了國更需要充足的睡眠,以往跟團到泰國都是晚出早歸的,還有導遊設定好的電話morning call在清晨就喚醒所有的團員。按表操課的緊湊行程,和生性懶散的我,調性不搭。最喜歡悠閒地吃過早餐,然後趁著此時看看來自世界各地同住的客人,再回房研究今天的行程決定要去那兒。


 今天要去來了幾次卻從沒去過,位於耀華力路的中國城。不知為什麼,我對於近代移民海外落地生根的華人文化特別有興趣,到了外國,總喜歡去看看中國城,看看中國文化到了海外經過當地社會的融合後,產生出的矛盾和協調。


 因為這幾次去泰國的自助旅行,上網搜尋資料時,知道原來泰國有近四分之一的人口有華人血統,為數龐大,,可是不同於印尼的排華政策,泰國人的兼容並蓄,讓華人相當融入當地社會,所以現今除了老一輩的華人說家鄉話,年輕人多只能說泰語。因為華人的勤奮和聰明,目前在泰國當地算是掌握了大多數的資源和財富,這點可從許多大企業,尤其是銀行業,招牌仍然會以華文做書寫可以看得出來。尤其華人擅經商,很多店面的招牌也是中文。比較特別的是,在泰國時常看到以中文書寫的招牌“某某兩合公司”,記得在唸書時,學校老師說這種公司型態實質上在台灣是沒有的,所以在泰國看到覺得很新鮮。

 

 照慣例還是請旅館幫忙叫車,司機好像又聽不太懂,還是請飯店去溝通,如果有帶旅遊書,直接拿圖片出來也是個好方法,只是我們覺得也來了幾趟,雖不算非常熟,但也不須隨身帶著旅遊書了,不然出國旅遊時拿出書上的照片來問路最好用了。


  車子在金佛寺的入口停了下來。雖然金佛寺在泰國地位崇高,是數一數二的知名佛寺,但這一帶很不像觀光區,會到這兒的遊客並不如其它景點多,反而是大部分當地居民前來禮佛的一個地方,有著印象中佛寺該會有的靜謐。


 泰國近七百年的歷史裏,一直和緬甸糾葛不清,在素可泰王朝時,因為和緬甸征戰,當時的情勢對素可泰王朝較為不利,擔心大批寶物落入緬軍手中之餘,當時的僧侶以泥灰將純金的大佛包覆住,隨著時間的過去被人們給遺忘。後來因故要移動大佛,在出動起重機搬運的過程中,不小心將大佛給敲到一小角,因而露出覆在硬石泥下的金佛。重新以真面目示人的金佛重達8.5噸,價值上億元。就是這麼一段故事,吸引我們前來金佛寺,一窺金佛。


 其實進了金佛寺,並不覺得有何特別之處,可是故事背後的傳奇讓我看到祂時,仍有震憾感湧現心頭。只是當我拿起相機東拍西拍之際,男友不知是憑他個人的推測還是看過資料的記憶,他覺得這個不是真正的金佛,真正的金佛另有供奉處。於是我們下樓去張望一下,果然有金佛的指示,順著方向而去,才到了真正的金佛供奉處。雖然有點烏龍,可是看到了真正的金佛,我又再一次地感受到震憾。


 金佛寺位在中國城,也就是耀華力路,所以步出金佛寺,我們繼續向中國城前進。所謂的中國城並不是像日本橫濱的中國城一般有個牌坊,牌坊進去就是中國城,而是泛指耀華力路那一帶,所以並沒有很明顯的一個界線。這兒最特別的一個現象就是金行特別多,只要在泰國看到金子店,幾乎都是華人開的,招牌用中文書寫著“金璇行”,“金“的意思一定是金子沒錯,”璇“難道是台語發音的璇仔“,也就是鑽石的意思,可是這裏的華人又不是以閩南語為主的閩南人,或者潮州話也是類似發音?不光華人愛買金子,泰國人也愛買,這裏的金行金飾陳設相當驚人,幾乎都是一大串一大串地掛在店面,以最傲人的姿態炫耀著店家的財力。不但商品陳設以量取勝,選購的客人將櫃枱擠得滿滿的景象彷彿買的不是金子,有如台灣的手機行賣手機的盛況。


 沿著耀華力路走了一小段,一路上的感覺讓我覺得不是很舒服,空氣中飄來陣陣霉味,來源是古老的店面裏頭,加上很不潔淨的人行道,時而傳來腐臭味,或許是晚間有攤販在這兒擺攤,食物漬經過太陽的曝曬產生的腥味。

 整個耀華力路因為不是很潔淨,讓我一直覺得神經緊繃,決定把這裏當作到此一遊的景點就好了。接下來只要再作兩件事就可以離開這裏,一是吃燕窩,二是到胡慧沖推薦的“Yin Yang Massage”做泰式按摩。

 要吃燕窩和魚翅還真的要到耀華力,多到不計其數的餐館讓我們不知如何選擇,只好挑家順眼的進去。


 就定位後我們一人點了一客冰燕窩,才一百泰銖好便宜喔!不過,對於燕窩和魚翅這種高檔食材我是不具有辨識能力的,只知入口“好吃”就這樣而已,但是主要是底做得好,也就是用是冰糖煮出來的,所以吃起來很潤,不像砂糖吃在口中有發酸的感覺

 一邊享用冰涼的燕窩的同時,我怎麼聽到有人在說“後車站“三個字,雖然我知道隔壁的客人說的是華語,可是因為有人長得太像泰國人了,所以我只當他們是東南亞來的華人,可是接下來其中有一位開始從台幣貶太兇的問題,擔憂起台灣的經濟,繼而又開始對阿扁開罵,看來這群中年男人是在曼谷作生意的台商,似乎常來這兒吃魚翅或相約去打高爾夫。其中有位大概是泰國住久了,長相和穿著還真像泰國人,尤其像柯賜海,柯賜海不開口就像泰勞。


 結帳完之後,就可以去不到幾步路遠的隔壁大樓裏按摩了。趁著這家店有懂華語的員工,我們向他問了要去如何去碼頭,打算按摩完去坐船。這位看來像小老闆的人,非常熱心,還帶著我們到店門外指示方向,如果下次要吃魚翅,我會考慮來這兒吃,一家看起來很實在的店,門口又有貼胡慧沖的照片,如果在馬來西亞,胡慧沖應該有資格受封為拿督了,對泰國的旅遊真是大大有貢獻,也因為他,在泰國到處可見大量的香港人從事旅遊活動。


“陰陽”在一個小型的商業大樓裏,據說在此之前唐人街沒有一個較為像樣的按摩店。裏頭的陳設主題果然很中國風,不同於其它的泰式按摩店,走泰式風。看了看價錢,透明又合理,我們還問櫃檯,胡慧沖的折價券可用嗎?沒想到小姐說目前店裏就提供八五折的優惠,也就是說640銖再打折後才540銖,就可按兩小時,比起街頭那些較老舊的店才貴了不到二百銖。


 換好店裏提供的衣服,兩位師傳分別用有香茅精油的熱水幫我們洗腳後,就開始了古式按摩了。這家有因為客人性別的不同而搭配男師傅和女師傅,而且都有一定的年紀,以前按的都是較年輕的小姐,也碰過手法不錯的,但都比不上這兩位。而且重要的是按足一定的時間,以前碰到的大部分都減頭減尾,中間剩一個半小時,還有小姐按到後來已不太使勁,做個樣子而已。以往每來一趟泰國都會做個幾次按摩,才會心滿意足回台灣,而且會試試不同的店,但做之前都會擔心小姐的功力和按法,看來這家是有心在經營,不但兩個師傅不會邊做邊聊天,完全沒注意客人的反應,手法也有一定的節奏,最害怕的是愈按愈快,且愈來愈用力的那種。話雖如此,古式按摩有幾個手法,我是敬謝不敏,也就是折身體和扭脖子那一類的,這次的經驗下來,我發現伸展筋骨是古式按摩的一大重點,但如果牽扯到脊椎和頸椎這一類的中樞神經,還是不要冒險的好。


 結束了按摩,整個人煥然一新,有重生的感覺。師傅端了兩杯熱飲來,這是不論消費高低的按摩店,結束後都會有的。

  離去前我們給了兩位師傅各一百銖的小費,以往不曾給過那麼高。只是幫我按的阿桑年紀都不小了,又是那麼賣力,一百銖對我們來不算什麼,如果是前一陣子的匯率也才台幣80幾元,可是對他們來說也算不小吧!花點小錢讓人家快樂很值得。

接下來叫了一部計程車到碼頭,雖然不是很遠,但也不想走路。

 曼谷有東方威尼斯之稱,早期道路興建並不發達時,不論是運輸或交通多仰仗水路,現在在湄南河常會見到運送貨物的貨船,說是貨船,其實只靠動力推動,後面有一連串大型的平台載著貨物,長度綿延將近百公尺。

 我們最常利用的是快船,就像公車,有一定的站,各種不同的船停靠不同的站,主要以船上的旗子顏色做區分。

 另外還有約可坐十幾人的小船,供人包船,價位並不高,同事到泰國時,三人就包了一艘。到了夜間還有各種觀光船,除了遊河之外還包餐,其中最高檔的是東方文華酒店的行程,上船前是在貴賓室等候,還提供任意點用的調酒。可惜我們每次都無法割捨河邊餐廳的海鮮大餐,來曼谷的機會還是有的,留待日後再行安排吧!


 一年四季都和台灣夏季時一般炎熱的曼谷,只有在行走於水道時,才能感受到陣陣涼意,隨著船隻的運行,兩岸具代表性的建築一一浮現眼前。巴黎和曼谷一樣,人口繁多的市區分別有塞納河和湄南河行經其中,巴黎市民在河邊野餐,曼谷居民將房屋搭建在水上生活。台灣的河流又小又湍急,不利於航行,然而坐船遊塞納河和湄南河,感受兩岸的都市風華,體會當地人在生活上對河川的依賴,對我來說是一個不同於以往生活中的經驗。


 因為到晚餐時還有一小段空檔,於是在東方文華這一站下船,打算拍拍照再走人。


 美麗的文華酒店是維多利亞式混合南洋風的殖民式建築,清爽中又具華麗感,服務也是一流的,過去曾在全球酒店評比中名列前茅。第一次來泰國自助旅行時,在這兒用過自助晚餐,價位只比台灣飯店的自助餐價位略高,但用餐環境和服務品質卻營造出上流社會的質感。這次趁著白天來看看不同的樣貌,大廳穿梭著的客人從穿著打扮看得出多數來自歐洲,高雅且時尚,也都有點年紀,和在曼谷街頭常見的背包客有著明顯的不同。優雅寧靜的環境及精心營造的南洋式庭園造景和外頭形成兩個不同的世界。在文華的大廳和花園繞了一圈後,準備步行到公共汽船站前往考山路。


 文華酒店位在河岸邊,離吵嘈的大馬路走路約須五分鐘,在這段馬路到河邊短短的距離中,有許多深宅大院,像是公務機關,也有像高官住宅的豪邸。因為早期的運輸多依賴河運,所以這一帶也有很多看起來早期是洋行但現已荒廢的街屋,外觀頗具特色,又近文華酒店,這麼好的地理位置,又讓我作起大夢,如果我有一筆資金,就可以買下這裏的街屋,改裝成時下最流行的精品旅館。這不是新點子,新加坡正流行將中國式的街屋作如此的新包裝,只是以我一個外來旅客的觀點,看到這些荒廢的建築,卻位在不同於吵嘈的曼谷市區,又鄰近文華,閒置了很可惜,如果可以是個性化但又平價的精品旅館,我一定會選擇在這下塌。


 走著走著在一個小巷道中,一幢外觀和歐洲的古城中的廣場邊常會出現的小教堂赫然出現在眼前,這樣規模和造型的教堂在亞洲地區並不多,幾乎就是將歐洲的教堂給完全複製過來,歐洲人的生活和教堂密不可分,更可見當年洋行林立的盛況。


 原本我們決定坐船到下一個地點-考山路,吃個淋上香濃煉乳的煎餅,卻看到半島酒店的船在碼頭停泊,於是臨時改變主意打算去參觀半島酒店。這種泰式古船是往來於兩岸間用來接駁酒店客人的,不用報房間號碼也毋須表明是否為房客,上去就對了。穿著泰國傳統服飾的工作人員,開著古式的船,橫越湄南河前往半島酒店的私人碼頭,這種服務還真只有泰國和威尼斯這種仰賴水路的都市才有的呢!


半島酒店裏頭的客人比文華少得很多,所以更顯寧靜且優雅。今天在外晃蕩了大半天,沒有回到旅館休息和梳洗,曼谷的氣溫讓身上黏膩不堪,剛好酒店的洗手間空無一人,富麗豪華的內觀宛如高級的酒吧,加上空氣中陣陣香茅精油味,在這裏整理儀容一番,順便沖洗一下被曼谷的髒空氣給搞得不太舒服的脖子,整個人神清氣爽了起來。


 半島酒店自己出的相關產品還真不少,所以裏頭有幾家小舖,有蛋糕、巧克力還有SPA的用品甚至是飾品等等。


 逛完了這些小店準備要離去前,看到一家用中文寫著“湄江”的餐廳,翻了翻門口的菜單,原來是廣東菜,價錢根本就是台灣一般餐廳的價位,於是決定普吉回來之後到這兒用餐。今天不直接在這兒用晚餐主要是我們今天的重頭戲是睽違已久讓我們念念不忘的河邊餐廳,而且看看身上的服裝,自己都覺得不宜,太休閒了,萬一有“dress code”那可糗了,因為看過文華的網頁,有些廳是有的,所以半島也不無可能。



 回到河邊,再次在半島的私人碼頭坐船回到對面,準備從那裏叫計程車用餐去了,沒想到連對岸的碼頭都不隨便,出口又是一個小房間,這兒應該是候船的貴賓室了,原來是要穿過半島的貴賓室才會回到馬路上,剛亂鑽一通,鑽到旁邊的高級公寓的逃生梯。在曼谷這一類的高級出租公寓真不少,主要還是給外派到曼谷的外商主管或生意人承租,從雜誌上的廣告看來,裏頭的陳設有如好萊塢電影中的場景,租金也是動輒十幾萬泰銖。

 
 終於又來到睽違已久的河邊餐廳了。“河邊餐廳”是我個人對它的稱呼,正確的名稱是泰文直接用英文拼音的“KINLOM- CHOM-SA-PHAN”,實在是不太好唸。會發現這家餐廳是因為前幾次來泰國時,在討論版列印了一些餐廳的資料,又剛好在我們住的旅館附近,只是它的地理位置讓我們當時尋找時,有點小小的波折。河邊餐廳一定是靠河岸,這家是在拉瑪八世橋旁,要到河邊還有一小段路,沿路雖有人住,但略為荒涼,第一次到時,怎麼想都想不到再往前走會有餐廳,就在愈走愈害怕時,餐廳出現在眼前,我們算是晚來的,所以門口已有許多人在等位子了。雖然那一次等了近一小時才等到位子,但就是那一次讓我見識到了泰國菜的美妙,接下來的晚餐只要有機會就一定會去。


 這家餐廳是曼谷的河邊餐廳裏頭,比較偏向有生猛海鮮的那一類,這可以從門口的水族箱裏有許多不知名的水中生物看得出來。還有這家餐廳很厲害的一點是,菜單裏頭有兩三百道菜,不但很難吃到重覆的菜,而且所有泰國菜這兒幾乎都有,除了好吃,又可以認識到許多泰國菜式。不過,這是優點也是缺點,因為菜色太多,就會在曾吃過想再點,或者沒吃過想點點看的菜色中游移不定,所以這家餐廳是我點菜時要耗費最久時間的一家。


 還有一點就是這家河邊餐廳符合我出外旅行時,對餐飲的要求,就是當地人也會吃的店。只是雖然對我們來說,一道菜從八十銖到一兩百銖是偏低的消費,可是從店裏的客層看來,大部份是有錢的華人,不然就是高階的上班族。然而不像有些作觀光客的餐廳,有很多洋人,這裏大部分看到的洋人都是由當地泰國朋友帶來用餐的。


 叫了幾道菜,沒有一道是地雷,酒足飯飽後已沒有力氣照原先的計劃去考山路走走。加上明天要到普吉了,到餐廳的巷口買了奶茶和腰果後,坐計程車回旅館休息,晚上就看一下帶來的MOOK出的普吉島,好好瞭解一下那兒。

今日花費
坐計程車到金佛寺約70銖
金佛寺門票20銖*2人
羅漢果茶5銖
冰糖燕窩100銖*2人
按摩640打8折=540 加兩人小費各一百銖
坐計程車到碼頭40銖
坐船18銖*2人(Ratcha Wang坐到東方文華)
河邊餐廳共760銖
到7-11買奶茶、泡麵和腰果共66銖
坐計程車回IBIS共73銖




自助式早餐種類不算特別多,但基本上泰式和西式都有

旅館的大廳和用餐處



金佛寺入口處


佛寺裏頭不算太大

呃....這個不是金佛

抽籤機器

這個就是了,不算特別大尊,可是價值連城


被泥灰包覆的大佛面容


敲下來的泥灰塊

泰國民眾會在佛像上貼金箔禮佛,看起來班駁的佛身就是薄薄的金箔一小塊一小塊貼上的

很特別,居然是供奉雞蛋

未來將興建的新佛寺的模型和捐獻箱

離金佛寺不遠有個天華醫院,可是外觀看來又像寺廟,我猜可能有供奉華佗

不愧是中國城,有這種東西,來杯羅漢果茶吧!雖是熱的,但解渴又潤喉

泰國金子店非常多,而且都一大串一大串地掛著,也不用收在櫥窗裏,看不出店裏有任何保全系統,在台灣這根本是引誘人犯罪嘛!不過,聽說沒有台灣的黃金成份足,所以顏色看起來還真的有點不同

魚翅店也是很多

冰冰涼涼的燕窩一百銖,如果台灣也有這種價錢,還真可以早上拿來潄口。只是不是純不純,我也不是很懂

這就是那桌罵阿扁的台商

還蠻推這一家餐廳,正派經營。在泰國最怕被敲。


"陰陽"按摩店


鏡頭下的東方文華展現不出帶著具有英式優雅又有南洋色彩的殖民式建築的美感,只有親臨現場才能感受這樣的氛圍


2005年10月在東方文華吃晚餐時拍的,對面是半島酒店


文華外一些沒人住的房子


坐半島的船橫跨湄南河到半島酒店去


船上的工作人員主動要幫我們拍照,這麼熱情的泰國人不多見


船的外觀,文華和半島都有,或許河岸兩旁比較大的飯店也有吧!


準備吃晚餐了,來了這裏幾次,第一次天還沒黑就到,就不用等位子啦


每來必點的碳烤泰國蝦,配上酸柑和魚露還有蒜頭和香菜及青辣椒調出來的醬汁,雖然很辣,還得仔細挑出辣椒籽,以免明早肚子痛,但值得的。不過,這裏的菜每道菜才約一百多,這盤半公斤的蝦就要三百多元。


炸得外酥內軟的魚肉和非常酸的湯,炸的魚就不顯膩,湯頭是羅望子汁煮出來的,棒!


海鮮和蔬菜都炸過,再淋上羅望子汁,上頭撒了蒜頭酥。蔬菜應該就是叫Cha-Oom 的菜。

豬肝和豬肚還有花枝用蠔油去炒出來的,我覺得這道很中式,像華人的炒雜燴。好吃到我連湯汁都不放過


前幾趟來時吃過的菜,綜合碳烤海鮮和翼豆涼拌的沙拉,那時對泰國菜還不瞭解,用什麼去拌的也不懂,只知好吃,而且是很深奧的好吃,因為用的調味料是過去的我完全不瞭解,回來才努力研究泰國菜


Nam Prik Kabi,很典型又很普遍的一道泰國菜,當時也不懂,隨便亂點就點到了,現在才懂得做法原來是蝦醬,魚露,酸柑,蝦米,蒜頭等等去搗出來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ica0588 的頭像
erica0588

Evelyn愛生活

erica05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