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網路搜尋來的資料,在星期五的晚上我們決定到市民大道的COSI O COSI
探個究竟。雖然平時就常看義大利菜的食譜,家中也有一本介紹義大利食材的書,但台灣的義大利餐廳,正統的多半價位很高檔,不然就是美式的義大利,所以真正能夠品嚐到的義大利食物的機會真的很少。主要也是因為這一類的食材價位都不低,曾經在網路上看到SALAMI,也就是義大利臘腸,居然一公斤要價1400元。這種肥肉比例很高的臘腸,一般多見於披薩上面,在義大利是日常生活中很一般的肉品。網路上的COSI O COSI介紹,提到店裏有一道“朝鮮薊蘑菇火腿披薩”,衝著這道菜,更讓人想到這個餐廳瞧一瞧。因為朝鮮薊這個東西,常看到旅遊探險頻道的美食節目在用,就是不曾嚐過它的味道。

 不知是否因為下著兩,剛到門口還蠻詫異,除了我們之外,只有二組客人在裏頭,就座之後,更是有踩到地雷餐廳的不妙感,因為裝潢真的不是太好,雖然試圖營造歐洲風格,但呈現出來的並非義大利風味,只是試圖將類歐洲風拼在一起,總之整個質感並不是很好。還好,看了菜單之後稍感放心,確定不是美式義大利菜,因為我並不想吃被亂搞的義式食物,譬如,義大利麵裏頭放高麗菜的台式做法,或者日本人自己發明的明太子口味。



特製麵包
這是一道很經典的義大利前菜,類似的食譜我大概讀了上百遍,可是~~我從來沒吃過,其實作法很簡單,只是將橄欖油和蕃茄拌在一起,另外加些鹽、黑胡椒及羅勒或鼠尾草,但我也不曾做過,雖然新鮮的香草我都有,只是沒有上好的橄欖油。橄欖油扮演的角色太重要了,在COSI O COSI它沒有放黑胡椒和香草,蕃茄和橄欖油搭在一起卻可以變成這種我從不曾知道的氣味,家裏不是沒有橄欖油,EXTRA和PURE等級的都有,只是香氣不足,所以不曾想過要如此做,這讓我更想在義大利帶橄欖油回來了。另一種是抺了橄欖醬,不知這裏用的是罐頭還是自己做的,以味道來猜測,應該是黑橄欖壓成泥,再加橄欖油做成的抺醬。在義大利還會有雞肝做的抺醬,實在很好奇為何雞肝抺醬會讓吃過的人覺得好吃,到義大利一定會點來滿足一下好奇心。



白酒蛤蠣麵
大街小巷賣義大利麵的店都會有這一道,但好吃的並不多,便宜的居然還會把它搞成白醬。真正有加白酒煮出來的果然不同,有時在家想煮,但礙於白酒價位問題,頂多只能煮成蛤蠣麵。這裏的白酒蛤蠣麵好吃到我想把盤子裏剩的醬汁拿起來舐,尤其是我第一次吃到扁麵,沒想到麵條可以把鮮美的蛤蜊醬汁吸附進去,所以一口咬下去麵條是滋味豐富的,不會醬是醬,麵是麵,且麵條又不會太軟。



朝鮮薊蘑菇火腿披薩
自從多年前吃過薄片披薩,才真正愛上披薩,過去吃美式時,只覺得不難吃,但談不上喜愛。這裏的披薩是磚窯烤出來的,但據觀察的結果,磚窯似乎是瓦斯控制的,應該不是燒木柴。讓我念念不忘的喜來登披薩屋就是用柴燒出來的,所以會有個炭香。除了我懷疑不是真正磚窯烤的之外,披薩的口味倒是挺棒的,而且看到隔壁桌的熟客要了辣油,我們也向店家要了一點,這種辣油是把辣椒泡在橄欖油裏,很香也夠辣。點這道主要是想吃朝鮮薊,我個人覺得油清朝鮮薊和筍尖很像,酸酸的味道和火腿搭在一起很適合,不知火腿是不是帕馬火腿,看起來是很像。



提拉米蘇
提拉米蘇到處都有,但這裏的吃起來不太一樣,除了酒味很重,一般夾層放的是海綿蛋糕,但實際上應該用的是手指餅乾,手指餅乾我除了在艾佳看過之外,並沒真正吃過,所以實在無法分辨,只知道這裏的夾層放的是餅乾,老實說,還蠻像小時候的營養口糧泡了酒,而酒味也不是常見的卡魯哇咖啡酒,以前曾聽過,在義大利用的是馬沙拉酒,或許這個就是馬沙拉酒吧!


 整體說起來,我覺得這家很值得一吃,是家有誠意的店,並不像有些店,講是異國食物,但廚師到底是不是真的去過當地,或者有沒有吃過真正的外籍廚師做來的料理,一切單憑自己的想像,做出自己認為是那個國家的菜,反正自己不懂,客人也不懂,裝潢搞漂亮一點,或者菜名取炫一點就好了。 可是雖然每一道的價位看起來不是很高,但一樣是兩人分食一道麵,一大片披薩,和一份甜點,我們在喜來登的比薩屋卻是很飽,但在這兒只是8分飽而已,相形之下也就不覺得比薩屋是高單價了。不過,這家餐廳應該不會有人只來一次而已,店中有不少是常客,而外國人的比例也很高,看來這也是一家頗受老外歡迎的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ica0588 的頭像
erica0588

Evelyn愛生活

erica05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